APP下载

邓颖超的妇女劳动教育思想

2017-02-22王奎群

文教资料 2016年25期
关键词:邓颖超劳动教育妇女

王奎群

摘    要: 邓颖超是中国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妇女运动著名的领导人之一。她在长期的革命实践中,非常重视妇女劳动教育。邓颖超的妇女劳动教育思想有四条:参加劳动生产是妇女解放的中心环节;打破“妇女一切不行”的思想,代之以“妇女一切可做”;女职工要努力学习掌握现代科学技术;实行男女同工同酬,为妇女劳动者排忧解难。

关键词: 邓颖超    妇女    劳动教育    经济独立

追求妇女的彻底解放,是邓颖超一生奋斗的终极目的。妇女解放,不能仅依靠政府规定的各项法令,要依靠妇女自身经济地位的提升来实现,其基本途径就是对妇女进行劳动教育。在长期的革命实践中,邓颖超提出了一系列有关妇女劳动教育的观点,形成了一套内涵丰富、独具特色的妇女劳动教育思想。

一、参加劳动生产是妇女解放的中心环节

经济是否独立,是衡量妇女社会地位的首要尺度。参加生产劳动是实现妇女经济独立的根本途径[1]164。然而,在广大农村普遍存在妇女下地为耻的习俗,某些妇女不愿或不敢参加生产劳动。为鼓励妇女参加生产劳动,改变妇女以下地为耻的观念,1947年12月,邓颖超在《土地改革与妇女工作的新任务》一文指出:“要善于组织农村的劳动互助,打破妇女下地为耻及缠足等各种阻碍妇女参加生产的习俗,以便大量的发展生产。”[2]136

邓颖超鼓励妇女参加生产劳动不仅是战争年代发展生产的需要,更主要的是认识到妇女参加生产劳动与自身解放的关系。她在不同的场合多次强调,参加劳动生产是妇女解放的中心环节。

1949年4月1日,邓颖超在中国妇女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副主席。1950年9月18日,邓颖超在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第三次执行委员会扩大会议做《关于城市妇女工作的几个问题的报告》,指出:“妇女只有参加了生产,成为社会和家庭财富的创造者,才能真正实现政府所规定的各项男女平等的法令,才能真正享受男女平等的各项权利。为此,我们必须坚持贯彻妇女运动以生产为中心任务的原则。”[2]194

1951年7月,邓颖超在中央宣传工作会议上做了《关于妇女宣传教育问题》的报告。在这份报告中,她强调参加劳动生产是妇女解放的中心环节,再次指出:“要向妇女继续宣传妇女必须参加劳动生产,从提高经济地位入手,才能达到妇女解放的道理。妇女只有参加了劳动生产,成为社会和家庭的财富创造者,才能真正实现政府所规定的各项男女平等的法令,才能真正享受男女平等的各项权利。”[2]224。

1953年4月16日,在中国妇女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邓颖超做了《四年来中国妇女运动的基本总结和今后任务》的报告,她总结了四年来中国妇女运动的主要经验,第二条是“我们执行了以发动和组织妇女参加生产为妇女工作的中心方针,逐步使广大妇女成为新中国的建设者”。她再次指出:“动员妇女群众参加生产是促进男女平等地位,彻底解放妇女的基本关键。”[2]237

1954年3月8日,在首都各界婦女纪念“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大会上,邓颖超指出了妇女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重要地位,并深刻阐述了妇女参加生产劳动和实现彻底解放的关系,她认为:“只有逐步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和社会主义改造,才能够为广大工农劳动妇女和各族各阶层妇女参加社会生产开辟广阔的道路,才能逐步地提高妇女的经济地位,改善妇女的物质文化生活,逐步实现妇女的彻底解放。”[3]69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邓颖超提出的“参加劳动生产是妇女解放的中心环节”的观点,抓住了妇女解放的实质,妇女参加了劳动生产,经济上独立了,才有可能实现政治独立,与男子真正平等。

二、打破“妇女一切不行”的思想,代之以“妇女一切可做”

妇女要走出家庭参加生产,必须反对束缚妇女的一些封建思想,打破对妇女的限制。受两千多年封建思想根深蒂固地影响,社会上包括一些党员干部对妇女还存在着不少错误的思想和认识,其中最主要的思想是认为“妇女一切不行”。1951年7月,邓颖超在中共中央宣传工作会议上,强调:目前从思想工作来说,要运用马列主义的理论、毛泽东思想去进行反封建思想的斗争,反对以各种各样的形态出现的限制和束缚妇女的封建思想,坚决打破那种认为“妇女一切不行”的思想,代之以“妇女一切可做”的思想[2]225。

在“妇女一切可做”思想的鼓舞之下,新中国不仅轻工业部门有大量的妇女参加,就是过去很少妇女或者没有妇女参加的重工业、交通事业、国防建设等方面,也出现了新型的妇女。我国出现了第一个女拖拉机手、女汽车司机、女火车司机之后,邓颖超决定培养中国第一批女航空员。在一次会议后,邓颖超见到了当时的空军司令员刘亚楼,谈起了新组建的人民空军,她希望祖国的万里蓝天能出现女航空员。就这样,经中央军委批准,空军下达了培养新中国第一批女航空员的艰巨任务。邓颖超指出要让这批女航空员参加1952年“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起飞典礼。3月6日上午,邓颖超在北京西郊机场主持召开了检查“三·八”起飞典礼的专门会议。1952年3月8日是北京少有的晴天,邓颖超与毛泽东、朱德等国家领导人参加第一批女空地勤人员起飞典礼。12时15分,第一架由周映英、邱以群驾驶的飞机腾空而起,接着依次一架一架稳健地飞上蓝天。6架飞机的全体女航空员完成了天安门空中检阅后,安全顺利地降落于西郊机场。邓颖超兴高采烈地和女航空员一一握手并祝贺,领导们和全体女航空员照了合影,成为永久的纪念[4]。妇女飞上蓝天、展翅祖国领空,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是破天荒第一次。这对妇女翻身解放,清除人们轻视妇女的思想、发挥妇女界的才智和力量,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三、女职工要努力学习掌握现代科学技术

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国女职工的人数仅仅60万人,到1978年10月增加到近3000万人。29年间,增加了50倍,在全体职工中占了三分之一,形成了一支庞大的队伍。虽然女职工在数量上有了大幅度增加,但是女职工文化、技术、专业水平普遍偏低,女科技人员中,高级的教学、科研人员很少,职称越高,妇女所占比例越小。据罗琼《妇女解放问题基本知识》统计:1978年,在女工队伍中,约有60%需要补文化补技术,全国有女科技人员167.2万人,占科技人员总数的31.6%。1978年,全国副研究员、副教授、高级工程师、主任医师、高级统计师和会计师等高级专业技术人员中,妇女仅1412人,占高级专业技术人员总数的7%[5]173-174。偏低的文化、技术水平已严重制约女职工的发展,使得女职工大都从事技术简单的体力劳动

中国共产党的十一大和五届全国人大,向全党全国人民提出在20世纪末把中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宏伟目标。这一宏伟目标的实现,要求劳动者的素质和结构有深刻的变化,即体力劳动者的比重越来越小,脑力劳动者的比重越来越大,要求劳动者的文化素养越来越高。生产工人的劳动技能主要不是以体力为基础,而是以智力和知识为基础。党中央又向中国妇女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及中国工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发出伟大的进军号令。妇女四大指出:“四个现代化需要妇女,妇女需要四个现代化。新时期的总任务,就是我国各族妇女在新的时期的崇高任务。”工会九大要求1985年以前,使四分之一的工人达到七级工的技术水平,技术学校毕业生达到四级工的技术水平,一般工人具有高中毕业的文化水平。

邓颖超深刻认识到大幅度提高妇女的文化、科学、技术水平,是妇女自身发展的需要,是实现四个现代化的需要,是完成时代赋予中国妇女崇高历史使命的需要。1978年10月23日,在全国妇联为招待中国工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女代表、职工家属代表会上,邓颖超疾呼:“我们广大女职工,一定要树雄心,立壮志,打破自卑感,迎着困难,以顽强的毅力,坚韧不拔的决心,努力学习科学文化科学技术知识,和男职工并肩前进,为高速发展社会生产力作出更大的贡献。”[2]348-349

1979年10月23日,八个民主党派和工商联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邓颖超接见了各民主党派和工商联代表大会的女代表。她语重心长地说:“希望同志们继续刻苦钻研,努力掌握先进技术,攀登科学高峰,为四化多出成果,多出人才。”[3]105-106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邓颖超向女职工提出要努力学习科学文化科学技术知识。在当前知识经济的时代,她的这种思想有着更强烈的现实意义。广大妇女要想不被时代淘汰,必须不断努力学习,提升自己。

四、实行男女同工同酬,为妇女劳动者排忧解难

由于特殊的生理特点及需要养护孩子、担负家务劳动等实际情况,妇女在生产劳动中常常会遇到一些困难和问题。作为妇女运动的重要领导者,邓颖超一方面提倡妇女走出家门,参加劳动,同时也考虑妇女的特殊情况,设法为妇女劳动者排忧解难,坚决实行男女同工同酬。

自1955年下半年全國农村掀起了合作化运动的高潮,妇女参加劳动生产的热情高,人数多,范围广,社会上流传着“男干女不干,计划难实现,男女齐动手,增产不用愁”的说法。但是在某些地方出现了片面追求“多”、“快”,忽视妇女生理特点的现象,把重视妇女变成“重使”妇女劳动力;严重的地方出现妇女儿童伤亡事故。同时,又由于不同程度的重男轻女的思想影响,出现男女同工不同酬的问题。邓颖超在1956年一届人大三次会议发言中及时指出这方面的问题,建议各级领导:应当根据发展生产的需要,妇女的生理特点和从事家务劳动的实际情况,合理安排与使用妇女劳动力,不能把“忽视”变成“重使”。必须保护妇女的健康和安全,在经期、孕期、产期、哺乳期应予以适当照顾。同时在农业生产合作社中,坚决实行男女同工同酬,在男女社员中经常地深入地进行同工同酬的教育,特别需要在社长、社务委员、队长、记工员、会计等主要骨干中进行教育,使他们自觉地保证执行[2]299-280。

邓颖超不仅在大会上建议各级领导重视。解决妇女生产劳动中遇到的问题,而且经常向上级反映这些问题,以求尽快解决。1952年11月12日,就工业生产中女工方面的问题邓颖超向毛主席并党中央写了报告,反映国有工厂中女工疾病、孩子寄托、保护孕妇等问题;在私营工厂中存在同工不同酬、福利待遇不平等、童工等问题;女工的思想教育、组织领导问题急待解决。12月7日,邓颖超就当前妇女参加农业生产情况和必须解决的问题向毛主席并党中央写了报告。12月10日邓颖超向毛主席并党中央写了关于全国妇女儿童福利工作的报告,对宣传新接生法、妇幼卫生、妇女劳动保护、儿童保育、小学及幼儿教育、训练接生员、保教人员等方面提出了意见[3]66-67。不到一个月时间,邓颖超连续写了三份报告,呈报毛主席和党中央反映妇女劳动方面出现的问题,足见其心里装着千千万万个劳动妇女,时刻考虑着她们的切身利益。

参考文献:

[1]全国妇联干部学院.马克思主义妇女解放基础理论[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

[2]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蔡畅邓颖超康克清妇女解放问题文选[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3]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邓颖超革命活动七十年大事记[M].北京:中国妇女出版社,1990.

[4]张容生.邓颖超情注中国女航空员[J].文史春秋,1999(6),23-24.

[5]罗琼.妇女解放问题基本知识[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猜你喜欢

邓颖超劳动教育妇女
周恩来和邓颖超:家国大爱,更有儿女情长
当代妇女的工作
探讨农村小学学生的管理工作
马卡连柯劳动教育思想对儿童劳动教育的启示
邓颖超:你用鲜花绽放我一世爱恋
苏霍姆林斯基的劳动教育思想的原则
周恩来邓颖超参加何香凝的寿庆活动
邓颖超令周恩来勃然大怒的举动
妇女的脚变大了
妇女应注意“自行车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