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河中森林

2024-02-22丁圣润

安徽文学 2024年2期
关键词:单机茉莉

丁圣润

侯 申

侯申三十岁的时候,在汇龙国际花园买了一栋别墅,二百平方米,四室二厅三卫,共两层,总计268万,首付80万,按揭十年,月供19849元。

三年后,侯申陷入困境,房子断供,被强制法拍,杨未还要与他离婚。他躺在床上睡不着觉,两百多斤的身体本就怕热,空调打到最低温也没什么作用。

侯申起夜,对着印有大红花的尿壶撒尿。他许久没用过这玩意儿,自从搬回父母家,小便就用尿壶,大便去公共厕所。他尿液发黄,有浮沫,之前去医院检查,说尿蛋白高,是糖尿病的并发症,逐渐影响到了肾部。他最近刚把进口的胰岛素停掉,改用国产胰岛素,一百块钱一支,几天打一次能打到月底。

侯申捏着肚子上的赘肉,那肉叠成多层,像杭帮菜,西湖宝塔红烧肉。他并不喜欢江南的菜,少盐寡淡,不同徐州菜,全是佐料堆砌,他常常说,吃菜就是吃佐料味的。杨未啐他,你怎么不直接吃佐料。侯申认为,离婚原来是有迹可循的,那时候杨未就已經不给他好脸看了。

他又躺回床上,听着窗外几声鸡啼,日光照来,更无睡意。侯申迈过房间内遍布的补习资料,找寻昨夜乱丢的衣服,他决定一会儿出门逛逛,去吃几个包子,再喝上一碗汤。

侯申到院子里骑母亲的电动三轮车——后屁股还贴着红色标语,写有“邳州环卫”。前些年严查非机动车进县城,母亲找他偷偷打印的,用了六块钱,伪装成真正的环卫工人,畅通无阻。

母亲出门倒尿,见他骑车离去,大声说,今天反常,起那么早干什么去?侯申说,早起寻死。

尿壶被她倒歪了,一摊溅到拖鞋上,沿着脚上裸露的青筋流动。母亲回,你娘了个腿。

侯申当然不会去寻死,他自大地认为他一死,杨未娘俩也活不成。杨未整天刷抖音,而他们的儿子侯龟,呆头呆脑,五岁还没上幼儿园,每天只知道哭喊着打王者荣耀,俩人根本没有任何劳动能力。到时候他一死,娘俩眼泪还没擦干,就要去买瓶百草枯倒在晚上的稀饭里,搅和搅和,杨未一碗,小龟一碗。小龟挑食,肯定不愿意喝,杨未还要哄他,说你喝完我给你买蜜雪冰城,小龟这才喝,然后娘俩一起上西天,走快点还能遇见侯申。他想到这儿,眼里不自觉地流出泪,边骑车边点开手机,屏保是杨未抱着小龟的照片,他们身后还有一道彩虹。

侯申骑到京杭大运河的堰边,下方是中运河段,途经宿羊山镇、碾庄镇、赵墩镇、运河街道,继而汇入骆马湖。他望着熟悉的河岸,放声大哭,誓要把积压在心底的情绪全都释放给河流。

迎面骑来一个中年男人,皮肤黝黑,人却精干,他看向侯申说,侯校长,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侯申停止了哭泣,竟有些不好意思,一只手臂蹭掉泪花,另一只手用劲擤着鼻涕。

在对方喊他侯校长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想起来了三件事。

朱 亥

朱亥没有房子,一来买不起,二来用不上,他住在船里,中运河段,靠近骆马湖。他从记事起就住在船上,公共户口,在船上出生,在船上长大,在船上结婚,没有住过楼房。船不是铁船,是水泥船,只住人,不运货。前些年跑单机船最赚钱的时候,朱亥动过心思,想做船舶运输的生意,从邳州运货去南方,那儿总比苏北富饶。他听说,浙江人人都住小别墅,二层高,通电梯,抽烟全抽小熊猫。朱亥既羡慕也鄙夷,他羡慕是因为他也想住别墅,他鄙夷是因为他觉得抽小熊猫不爱家乡,浙江人抽四川烟说不过去,不像他只抽红杉树和南京。后来他才知道,小熊猫并不是四川烟,而是云南烟。朱亥自言自语,云南房价也不便宜。

朱亥在船价最高的时候买了一条单机,体量九百吨,偷偷再装一些,能装到一千吨,三十六万成交,本想赶着船舶行情热潮大赚一笔,没承想却赶上运载工具迅速发展,船舶面临淘汰,整个河道里被停满。

船舶运输周期长,费用高,就占着运输量大的优点,才有熟料、石灰、煤炭的部分生意,运输煤炭最为常见。

朱亥和妻子商量装一千吨煤炭运往南方。他把单机船开到码头,脱掉上衣跑去和工人们一起装货,当煤炭装到九百吨时,工人们说,到顶了,不能装了,赶快找篷布盖上,否则下雨会受潮。朱亥说,继续装,我在船上住了半辈子,我懂船,这船能装一千多吨。

单机船刚到刘山闸,查出来超重,不能过闸,遣返。朱亥买了两条苏烟跑去见负责人,人家说,不顶用,超重沉船是大事,我是替你的生命考虑。朱亥说,烟您收着吧。负责人说,不顶用,收了犯罪,我就抽一包。说罢,他打开一整条苏烟,取出一包,再将剩下的递给朱亥。

朱亥将单机船开回码头,又脱掉上衣和工人们一起卸货,工人啐他,在船上住一辈子也不顶用,得常下来走走。朱亥说,我扇你个臭嘴。工人笑嘻嘻地走了。无聊的生活里,找骂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装货加卸货,费时费力一个多月,一粒子儿没赚。朱亥一狠心,想把单机船卖掉,去中介商店一问,行情低谷,只能卖到二十八万,还要排队。朱亥说,那你把苏烟钱给我退了。老板说,被拆了一包,谁知道你这烟是真是假,不能退换。

多年之后,朱亥时常怀念苏烟的味道,四十六块钱一包的苏烟就是比十六块钱一包的“南京”好抽,他起床时,一定要吸上口烟,烟到嘴,困意才能散去。

夏天的日出要早一些,凌晨五点便出了太阳,他躺在床上,床在船上,摇摇晃晃,传来河水晃动的声响。朱亥昨晚刚下了地笼渔网,现在要起床去看看逮了些什么鱼,白鲢最招早市喜欢。

朱亥走在水泥船的一侧,接着爬到单机船的甲板,有一根木板夹在船上与岸边,他熟练地走过,提着地笼捉到的六只草鱼,两只螃蟹,半斤虾米开车驶向堰上,去往几公里远的三汊河市场。

朱亥哼着歌,心情不错,他喜欢邓丽君,今天却唱着邓紫棋,抖音快手一兴起,明星他也认识了不少。几只草鱼似乎缺水,扑打着尾鳍,他停车整理,把地笼的鱼线从鱼身上拽掉,听见远处有一阵哭声。

朱亥望着前方二百多斤的胖子,仔细分辨,才憋出一句,侯校长,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

侯申想起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眼前这个男人是朱仔的父亲。

朱仔是他刚刚破产的补习班的学生。

朱 仔

朱仔不想一辈子住在船上,现在不同以往,没有房子就结不成婚,结不成婚就生不了孩子,生不了孩子就无法传宗接代,这也是朱亥苦恼的地方。

朱仔十八岁的时候没有考上大学,家里安排他去南京学新能源汽车维修,朱亥说,学到手里都是活儿,你看比亚迪和特斯拉发展那么好,以后就是电车的天下。朱仔说,买单机船时,你也说以后是单机船的天下。朱亥辩解,天下大势无时无刻不在变化,那《三国演义》还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朱仔的确不想去南京学新能源汽车维修,他并不是讨厌维修,而是舍不得牛茉莉。关于和牛茉莉的恋情,他没有告诉朱亥,在邳州这座城市,只有侯申知道这件事情,可以算作是一个秘密。

邳州距离南京三百多公里,坐高铁两个小时十五分钟,票价一百八十九块钱,有时还需要在徐州转车,朱仔认为,漫长的路程会影响他和牛茉莉的感情,所以他一点也不想去南京。

朱仔自己的决定是在邳州当厨师学徒,宿羊山镇有一家羊肉汤馆非常出名,他姑姑的表姐就是这家店的老板,四舍五入也算亲戚。他和朱亥说明了这个想法,朱亥勃然大怒道,我不同意,当厨师有什么鸟前途,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没听说过吃是第一生产力的。

朱亥误判了,在邳州这片土地上,似乎吃真就是第一生产力,二百斤的胖子侯申腰缠万贯,黝黑精干的朱亥却买不起一套房子。朱仔和朱亥大吵了一架,谁也没争辩过谁,朱仔决定离家出走,逃离这个摇摇晃晃的家庭。

朱仔其实并没有走远,他偷拿了一床被子躲在单机船里。自从单机船没有运货成功且贬值后,便停靠在岸边当了仓库,涨水的时节,全家会从水泥船搬到这里,单机船大而高,能避涝灾。

朱仔一大早被朱亥翻看地笼渔网的声音吵醒,于是玩起手机,点开牛茉莉的抖音,发现有一条下流的评论,比他自己发的短信还要下流,他实在气不过,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转手举报,封了那账号七天。

此时朱仔很满足,躺在船舱中,随着水流的频率抖着大腿。铁皮焊制的狭窄空间很闷热,被温热的气温包裹,竟有些暧昧的味道。他想到了那次和牛茉莉的亲密接触,渐渐陷入了甜甜蜜蜜而又摇摇欲坠的回忆。

朱仔是金月亮教育的学生,牛茉莉也是金月亮教育的学生,侯申是金月亮教育的校长,说是校长,其实就是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只是培训机构规模相当大,减负之前,涉及整个邳州的基础教育,小初高几近垄断。

侯申号称,机构内所有上课的老师,全是当地最好中学的名师,如果发现不是此中学的老师,当场赔付一万块钱。他举着卖菜用的喇叭,斜挂着一个小包,包里装着一万块钱,迎着夏日的太阳,在市中心、学校、人民公园绕来绕去。大腹便便的身体有些滑稽,像一出好玩的戏剧,他一边擦着汗,一边从包里掏出一万块钱,骄傲地炫耀,似乎此刻他比太阳还要耀眼许多。

过往的妇女骑电瓶车载着孩子,会停下来驻足片刻,妇女看向那一万块钱,小孩看向侯申,然后笑嘻嘻地说,小猪佩奇的爸爸。

朱仔就是在金月亮教育补习学校认识的牛茉莉,他在侯申的偷看下,和牛茉莉接了吻。侯申严厉批評,和谁亲嘴不好,偏要和牛茉莉亲嘴,什么时间亲嘴不好,偏要那个时间去亲。朱仔说,抱歉,侯校长,我没忍住,她的嘴巴有茉香奶绿的味道。

牛茉莉

牛茉莉的抖音粉丝有三万多,小网红级别,到邳州的许多店消费都有优待,老板和老板娘总是说,哎呀呀,我在抖音上刷到过你,这单给你免了,有机会帮我宣传一下。牛茉莉此刻就会很有满足感,赶忙用MAC口红补个妆,生怕出门再见到自己的粉丝。

许久之后,朱仔向朱亥坦白恋情,说他与牛茉莉谈了恋爱,还把牛茉莉的照片递给朱亥看。朱亥感觉熟悉,想了半天才想到在抖音上刷到过,还关注了。朱亥说,我不同意,年纪轻轻懂什么爱情,爱情三十六计,你这是中了美人计。

牛茉莉因为经营抖音,导致学业荒废,牛父牛母规劝,要以学习为主,短视频不能长久。牛茉莉反驳,我到邳州哪家店消费都不花钱,你们行吗?牛父牛母大怒,气话道,考不上大学就赶快嫁人。牛茉莉信以为真,要寻得有情人爱她一辈子,立刻自拍、美颜、修图、发抖音,配文:好累,好想被爱,好想嫁人。

牛茉莉认为结婚要满足两个条件,一要帅,二要对她好。牛父牛母则认为结婚要满足另两个条件,一是车,二是房。

当牛茉莉踏入婚姻的殿堂,看向胖乎乎又有点可爱的杨来,她突然释怀了,帅的男人靠不住,特别是没有车子没有房子的帅男人。

可牛茉莉与朱亥在船上接吻的时候,她觉得面前的男人孔武有力,能抵御她内心所有的虚无,他的怀抱是如此地令人有安全感,哪怕此时火山爆发,山洪袭来,地震毁坏一切,她都拥有向往希望的勇气。

金月亮教育的校区原本位于地上,教育局严打期间,金月亮教育搬迁到了船上。侯申租用了许多经济效益不好的单机船,把桌椅搬进船舱,用篷布盖上,伪装成装满煤炭的船舶,然后再将每一条船都开到运河中央,连成一排,连成排的金月亮教育像条贪婪的巨蟒,欲要吞噬掉整座县城。

侯申安排了两个渡夫,每人管理一条小船,一条运前来补习的学生,如果有教育局来查,另一条运送老师逃跑,跑到更远处的一座岛上。此计一般不会被教育局的领导发现,除非被别人举报,可为了孩子们的未来,谁会举报“如果不是名师就当场赔付一万块钱”的金月亮补习班呢?

朱仔和牛茉莉的接吻,就发生在一次被举报的过程中。牛茉莉很满意那次接吻,她从朱仔的嘴里吻到了被爱的感受。

侯申像往常一样,在每一条船上查课,从孔子号走向高斯号,继而是华盛顿号、马克思号、秦始皇号、达尔文号、爱因斯坦号、门捷列夫号、哥伦布号,他用学科名人命名班级,显得不落俗套。侯申坚信,这些用名人命名的船会载着无数学子驶向各个大学,继而给他带来盆满钵满的钞票,何乐而不为?

许多年后,侯申刷抖音,看到美国有一艘航空母舰真叫华盛顿号,他激动万分,想找个人分享,却不知该拨通谁的电话。

侯申从马克思号走到达尔文号时,收到一条666的短信,是杨未发来的,他知道出事了,666是他和老婆设置的暗号,只要一发这条,就是有人向教育局举报。他拨打电话给杨未,怎么都打不通,一瞬间就上了火,脸色通红,赶忙招呼渡夫先运老师们躲到小岛上,接着去寻找牛茉莉。

侯申急迫地跑在船上,也不怕一不小心掉下去,有一个老师边逃边说,侯校长,你找牛茉莉啊?我见她走进了爱因斯坦号。他又急忙跑回爱因斯坦号,在船舱里撞见了正在接吻的朱仔和牛茉莉。侯申说,牛茉莉,赶快问问你叔,教育局是不是真来检查了?

牛茉莉的叔叔叫牛群,教育局的科员,常给侯申通风报信。牛茉莉给牛群发短信,牛群回,一切安全。这时,杨未突然给侯申打来电话,她说,没出大问题吧?刚刚小龟用我手机玩王者荣耀,按错了。

杨 未

侯申想起的第二件事情,就是杨未那儿有一张储蓄单,四十万,定期,三年。他在堰上立即给杨未打电话,杨未没接,还在闹情绪。

杨未其实并不想与侯申离婚,她只是讲出来气气他,让他更加在乎自己,谁知得到侯申的回复却是:离就离,离了,我能找到老婆,你也能找到老公,只是苦了小龟。

侯龟早对他俩的吵架习以为常,在一旁玩着手机,他刚刚双杀,赛点,双方胶着。她一气之下带着小龟回了娘家,此时距离别墅被法拍已经过去半年。

杨未知道侯申是爱她的,买别墅就是因为她随口一说,咱们什么时候能换个大房子。此话被侯申当真,他思索、筹划、寻找赚钱的门路,决定进军教育市场。

侯申联系了自己的发小纪友,他在当地四星级中学当主任,两人洽谈多次,终于达成合作,纪友出师资,侯申来办学,赚钱三七分,纪三侯七,再共同拿一笔钱给请来的老师发工资。因为师资过硬,吸引到一大批家长来报名,再加上侯申拿着喇叭边走边喊“如果不是名师就赔偿一万块钱”,“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众多家长蜂拥而至。

银月亮补习班从第二年开始,正式改名为金月亮教育。杨未说,为什么不叫金太阳教育?侯申说,那太耀眼了,锋芒毕露,总没好事。

侯申三十岁时,花了二百六十八万买了一栋别墅,送给杨未做结婚纪念日禮物。杨未说,爱你,老公。她看着面前这个二百多斤的男人,从内心里泛滥出安全感,三年后,她再次看向侯申的肢体时,只有麻木与苦闷。

侯申还给小龟准备了礼物,四十万的现金,用杨未的名字存在了银行,是给侯龟的教育资金。侯申说,小龟的教育千万别找本地老师,一个个都见钱眼开,根本不用心教,咱们找南通的老师。江苏教育看苏南,苏南教育看南通。杨未那晚流下来许多感动的泪水,比结婚当天的泪水还要晶莹。侯申帮杨未擦干脸颊,似乎在帮他们俩擦清晰未来。

杨未并没有用这笔钱给侯龟找一位苏南老师,而是拿给杨来交了首付。杨来嘴甜,每天姐来姐去,最后说,姐,能不能借点钱交个首付,不买房子结不成婚,你肯定不想看你弟弟打光棍吧。

当侯申知道杨来借走了四十万时,火冒三丈,在电话里大骂,就该让他打光棍,这家伙除了嘴行别无优点,你就等着他屙四十万还给你吧。杨未哭道,我就一个弟弟,我就只有一个弟弟。侯申说,你还只有一个儿子呢!

小龟五岁,爱好手游,每天思考如何搭配装备,并不知道四十万的概念。如果告诉他,四十万大概能买几千个皮肤时,小龟会可爱地说,王者荣耀没有这么多英雄。

杨来的房子买在汇龙国际花园隔壁,123平方米,40万首付,结婚足够用了。杨来对和他一起来看房子的杨未说,姐,等我赚了钱,要好好孝顺你。

杨未刷着抖音说,你要走正道,别整天搞些不正经的事情。对了,你抖音号怎么被封了?

杨 来

杨来的抖音号被封了七天,他觉得应该是自己在牛茉莉评论区的留言太过放肆,以至于被官方大数据监测到才被封禁。杨来一直很喜欢牛茉莉,他知道这个邳州小网红比他小一年级,是他的学妹,两人有联系方式,但没怎么聊过天。

杨来混社会的时候,不缺女孩子簇拥,后来改邪归正,反倒没有女孩子喜欢了。他不混社会后,在家无所事事,常去酒吧喝酒,到街上闲逛,胡吃海塞,变成一个胖子,和侯申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侯申说,你再这样,吃成糖尿病,我就是例子。说罢,掀开肚子,捏着一块肉,把输液器的针头扎进去。杨来说,姐夫,疼吗?侯申回,别说屁话,给你扎一针试试。

杨来心里想,当年我混社会,和别人打架的时候,都是动刀子的,不见血,事不平,我还怕你这个纳米针头?杨来结婚之后,因急性胰腺炎发作,导致了糖尿病,一天需要打三次胰岛素时,他才意识到,纳米级别的针管每天扎在肚子上,并不比刀子在肚子上拉一道强到哪里去。

听了侯申的劝告,杨来确实制定了减肥计划,每天沿着运河岸边慢跑五公里。坚持三天后,放弃了。原因是,牛茉莉邀请他去喝酒。

杨来到结婚那天也不明白为什么牛茉莉会喊他去喝酒,难道是丘比特的爱之箭射中了他俩?他刚要思考,便犯困,一胖就这样,大脑缺氧。他知道牛茉莉之前有一个男朋友,叫朱仔,有点小帅,在南京读新能源汽车维修,两人持续了半年异地恋,就分手了。

也就是分手那天晚上,牛茉莉约杨来喝酒,一共喝了十八瓶百威,牛茉莉八瓶,杨来十瓶,虽说啤酒度数低,但多喝也会醉人。两个人喝着喝着,开始推心置腹,各诉衷肠。牛茉莉先哭了起来,说,我只是渴望被爱,谁爱我都无所谓。杨来没好意思回,我可以爱你。

他试探地拍了拍牛茉莉的肩说,肯定有人会好好爱你的。他其实想说,肯定有人替我好好爱你。牛茉莉说,爱我是有条件的,我爸妈说,必须有房子和车。

杨来酒醒之后,嘴巴干涩,喝了两瓶牛奶止住渴,拨通了杨未的电话。他说,姐,我想你了。杨未说,有屁快放。杨来说,姐,问你借点钱。交首付,大概三十到四十万。杨未说,你这个屁真是又臭又响。

杨来婚后,有一次发现牛茉莉和某个男人暧昧,给对方的备注是小猪的表情,他想,这也许就是朱仔。杨来拨通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男人温柔地说,宝宝,这么晚打电话干什么?他咳嗽一声,对方立即挂断。

杨来站在还没有还完房贷的屋内,扫视他俩的结婚照,牛茉莉开心地笑着,真像一朵盛开的茉莉花。杨来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肚子上,肥肉堆砌,还布满打胰岛素形成的小红点,他突然起了厌恶,这种厌恶是精神的自己抗拒肉体的自己。

卫生间传来洗漱的声响,弥漫而来的雾气将他裹挟,杨来仿佛气球一样飘浮在屋里,不断地充气,变大,最后爆炸。牛茉莉把卫生间的门打开一道缝隙,她说,老公,帮我递一条浴巾。杨来平复心情,轻松地说,来了。

森 林

金月亮教育倒闭并不是教育局的查封所导致的,而是因为京杭大运河的河道治理。运输行情不好后,大量闲置船舶停泊在河道内,一来阻塞河道交通,二来污染环境,三来影响大运河观光带的建设。因此水上派出所联合河道管理局对中运河段的河道进行了治理,金月亮教育船上校区的那几艘船就在第一批整治名单内。

侯申得到通知,五天之后,孔子号、高斯号、华盛顿号、马克思号、秦始皇号、达尔文号、爱因斯坦号、门捷列夫号和哥伦布号都将被驶走,驶向湖泊,驶向长江,似乎也将驶向历史的深处。

侯申失去了经济来源,靠存款还了些贷款后,彻底供不起汇龙国际花园的别墅。他决定断供,搬回老家,杨未提出离婚。

于是,侯申在清晨骑着电动三轮车去大运河边散心,遇见前往三汊河菜市场卖鱼的朱亥。朱亥主动和他打招呼,两人聊了幾句,越聊越投机,朱亥便把地笼里的鱼送给了他。朱亥说,野生鱼,吃着香,拿回家炖鱼头给小龟喝。侯申说,闹离婚呢,多长时间没见侯龟了,不如去朱哥你家炖了吧。

朱亥掉头回家,拿刀杀鱼,放地锅里准备做乱炖,再打几个土鸡蛋。侯申买来两瓶洋河,对朱亥说,多倒点料酒去腥,这两瓶白的咱们一会儿喝。

朱亥鱼炖得鲜香,引来一只野猫,就窝在角落里看锅内的鱼。朱亥把砍掉的鱼头丢了过去,野猫用舌头舔了舔,大口吃起来。朱亥说,这是只野猫,无家可归。地锅里有了沸腾的声音,愈来愈烈,蒸腾的水汽升在上空。

几辆摩托车驶过来,停放在野猫的旁边。有人说,老朱,哪位是老朱?朱亥说,你看,我鱼炖得真香,把人都吸引过来了。哪位?那人说,我是河道管理局的,你这两条船占用河道,上了第二批治理名单,需要五天之内清走。

朱亥愣了半天,讲不出话来,结结巴巴才说出一句,我父亲在船上住了一辈子,我在船上住了半辈子,我该往哪儿走?那人说,老朱,所以我们过来和你一起想办法嘛,有赔付的。我记得你,前些年跑单机船超重,我劝你回来的。朱亥抬头,疑惑地看了看,他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那人说,单机船,刘山闸。

躲在单机船里的朱仔听到了所有,他从船舱走到河岸,接到了一个电话,牛茉莉说,我爸妈要求不高,有车有房就能结婚。

朱亥给侯申和朱仔各盛了一碗鱼汤。朱亥说,葱姜蒜全放了,佐料调味,多放点好吃,咱们徐州菜就重佐料。再放点香菜提鲜,谁要吃自己放,我就不给你们放了。

鱼汤下肚,侯申面部发红,舒坦地呼了一口气说,老朱,喝口酒。朱亥捧着酒盅,示意朱仔别喝,他说,喝酒伤智力,没脑子怎么学维修。

远方驶来一条船队,十一只船,头连尾,尾连头,发出呜呜咽咽的汽笛声,惊吓到正在吃鱼头的野猫,它迅速逃窜到河边的草丛中。朱亥说,这运载的应该是煤炭。

侯申绯红着脸说,你知道煤炭怎样形成的吗?煤炭是千万年前植物的枝叶和根茎,堆积在地下。他像河中荡漾的船舶,簸来簸去,又说,煤炭其实就是远古的森林。这是侯申想到的第三件事情。

朱亥起身,醉态酩酊,呼出酒气,再次将野猫吸引来。他眯眼看驶来的船舶,自言自语道,原来是森林啊。我说,我怎么有点迷路了。

轮船运载着远古的森林,从县城去往长江,祖先的期盼此时将他们覆盖,太阳的照耀下,仍有片刻寒意。

责任编辑 王子倩

猜你喜欢

单机茉莉
热连轧单机架粗轧机中间坯侧弯废钢成因及对策
两色茉莉
茉莉雨
茉莉雨
小茉莉
宇航通用单机订单式管理模式构建与实践
代价依赖于加工位置的单机排序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