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C位”舍我其谁

2019-08-30张波

金山 2019年5期
关键词:厅长合影单位

张波

还没到正点儿,厅人事处已经将季厅长的履历资料从档案库扒拉出来,让他在一张退休表格上签字了。

令季厅长懊恼的是,人事处这已经是第三次“催命鬼”似的向他下“逐客令”了。不就因为当年为了当兵,家人帮他去派出所,把实际年龄往大里改了两岁吗?每次找他签字,人事处的人都被他骂回去了。

撑到今年,实足年龄确实到了该退下去的时候了,季厅长再也说不出什么,开始慢腾腾地整理办公室里自己的私人物品和可以带回去珍藏的资料相册什么的。

季厅长尤其喜欢拍照,喜欢让秘書或者办公室的人为他留存自己参加所有公务活动及发表在机关信息和媒体平台上的图文资料。

不光在单位,季厅长从小就养成了这样一种嗜好:无论哪一个时期,无论走到哪里,在什么场合,参加什么活动,从上小学,上中学,上大学,到后来当兵,到机关,当干部,拍合影照时,他都喜欢占据在“c位”上。不然的话,他宁愿借故不拍。

季厅长平日会在极度疲惫和颓废时,翻看自己留在那一本本相册上的各个时期的合影照上,自己身居“C位”时那份神采和霸气,以此来找回自己的自信,激活自己的斗志。

有回喝高了,季厅长没把住嘴,对身边人说:“无论在工作中还是生活中,给自己找准定位尤为重要。这不单单是从形式上讲求一种姿态,更是一种必须坚持的信念和担当。只有牢固树立好‘主人公意识,你的工作才会有起色、有干劲。”

所以,季厅长经历过的每个历史时期,都会准确无误地找准自己的位置,并且妥妥地占据着它。几乎所有留在相册和机关杂志、厅里的公务信息网站、之前的微博、后来的微信公众平台上的所有的公务活动,季厅长都像一根“定海神针”,牢牢扎在每幅镜框的最中间。

即便逢上探亲回家,亲戚朋友要求与他照张合影,也都会把他安顿在最中央的位置,团团围住这位足以令他们仰视和孝敬的长官。如此情形,季厅长早已习以为常,当仁不让了,他喜欢自己始终处于人们的高度关注和追捧之中,他更享受那种唯我独尊舍我其谁的霸主地位。

让季厅长心底唯一缺乏自信的,是自己生来就是小个儿男人,身高不足一米七,又早早“秀顶”,苍老。也许正是这些天生的缺憾,从心理学角度说,这样类型的人,往往会有意无意地运用各种方式和手段,来拔高自己,坚定自我。

除此而外,久而久之,季厅长的镜头感练就得非常好,他会非常苛刻地要求属下,抓拍他在考察、作报告、走访时的工作场景。在他身边工作的人,尤其在这些方面,绝不敢有一丝“造次”。

习惯成自然后,就连季厅长在单位和所住小区里的车位,属下都会按照季厅长的意愿和喜好,精准定位在“C位”上。

眼看就到点儿退休回家了,季厅长无精打采地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抚摸着手中的那一摞相册,一种隐隐的伤感在他心头蔓延开来。

退休回家后,季厅长很少再抛头露面,出席各种外交活动,他知道,即便是原单位或是兄弟单位要请他出席活动,他再也回不到他钟爱的那个“C位”上了。

唯有一次年初五非去不可的单位老干部聚餐,特别邀请了各个时期历任老厅长悉数到场。季厅长硬着头皮出席了。饭后合影时,人们都在四下寻找季厅长的身影,千呼万唤之后,一个从头到脚扮成“财神爷”的人,从洗手间走出来,定睛一看,那人正是老季厅长。

老季厅长这回出山可是经过深思熟虑,有备而来。当着好几位老领导的面,只有让自己的这身行头应时应景而且明显“出位”,合影时,人们才会有可能把他让进那个“C位”上,年初五,那个万众喜迎“财神”的时辰,谁不想众星捧月般地孝敬他一回?

老季厅长的“心机表”果然实现了,出席聚会活动的现任和前任领导们,都从好不容易排序好的座位上,腾出那张“C位”,让给了这位“季财神爷”。

后来,据说,退下来的老季厅长因为长期郁郁寡欢,萎靡不振,得了重度抑郁症。在悄悄去离家不远处那片小树林上吊自尽之前,他在自己最为珍爱的那本影集里,夹了一张便签,便签上写着:请家人和单位,在我的身后,为我在墓地找一块适合我身份和意愿的位置。

家人亲属很快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了,转弯抹角地通过人情关系,为老季厅长找到了那个墓地的一个标准的“C位”……

猜你喜欢

厅长合影单位
两道题
和雪人合影
Chinese Tragedy Performed in Greece
合影
Theme Analysis on Pursuit of Friendship in Oliver Twist
长度单位
An Account on “Yoknapatawpha”
本地好酒
本地好酒
国外无厘头家庭合影等